核心提示: 藝考生“劃水進名校”越來越難了。

 

據報道,今年中央美術學院的藝考考試題目側重于試題的內涵與外延,增加了邏輯思考類型的題目,出現了考察學生的推理、類比能力的數學題;以及考察“科技感”的創作題,比如要求考生根據想象畫出一件衣服在失重條件下的狀態,“想象人類已在月球上建立棲息地,你在其中生活狀態以及會發生的情節”。

近幾年,公眾明顯感覺到,國內各種藝考的標準和難度增加了。一方面,各藝術院校藝考對高考文化課成績要求有顯著提升,藝考生不再享有“超低分錄取”的“特權”;另一方面,對藝考專業課的考察也不再局限于所謂的“專業”本身,體現了越來越綜合的要求。

對藝考的要求變嚴苛了,反映出高校對藝術生培養的認知回到了正確軌道:藝考是為國家培養藝術專業素養過硬的人才,而不是所謂的捷徑、敲門磚。

在我的高中時代,藝考在周邊親友眼中,還是條成績差的學生試圖進名校的“捷徑”。當時,有的學生剛上高一,家長就預感到,通過“硬碰硬”的文化成績去高考戰場廝殺,學生勝算不大,于是早早給他們定下了藝考戰略,比如報接近“全封閉訓練”的美術班、聲樂班。

在應當好好學習高中綜合科目的日子里,班級里已經沒了那些藝考生的身影。他們不是在畫畫,就是在準備去畫畫的路上,文化課學習都是臨陣磨槍、敷衍了事。

后來,中間一些學生的確靠著兩三年的藝考特訓,進了名牌大學的藝術學院。但他們大學四年的學習,逐漸顯現出短板——當初靠純“技術集訓”的藝術功底,仿佛是嚴重缺乏營養的土壤,導致他們在高等學府深造中感到極其吃力。而到了求職應聘時,相較其他綜合學養好的藝術生,也明顯缺乏競爭力。

憑著僥幸心理躲開文化課要求,擠進了名校,卻未能讓自己付出多時的努力換得專業上的進益,以及更好的人生發展。這對藝考生個人得不償失,也浪費了高等藝術教育資源。

打破固有偏見,撕掉藝考生的“專屬標簽”,提高對他們的準入門檻,擴展培養維度,有助于造就更多創作優秀時代作品的藝術家。

如今,“成績差”已不是藝考生的代名詞,我在工作中接觸到了一些出身“尖子班”的學生。他們出于對藝術的熱愛,義無反顧地報考藝術院校。比如導演系學生擁有出色邏輯思維能力,讓他們在校期間就創作出很棒的劇本故事;而有的報考美術系的學生,由于具備濃厚的社會觀察意識和人文素養,他們的畫作展現了更深刻的人文關懷。

無論從公眾認知還是考試方式的革新上,藝考應當擁有和普通高考一樣的水準和要求,不應該是躲避文化課考試的“劃水工具”“逃難所”,而要真正成為選拔藝術好苗子的競技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