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今年兩會期間,校服的質量和美丑受到關注。

 

民革中央提交了一份關于《推動優質供給,杜絕劣質校服》的集體提案。該提案聚焦校服優質供給,建議加強功能面料開發與校服款式設計,改進校服美感與舒適度,重點破除限價及“地方保護”,讓更多學生和家長擁有選擇“優質優價”校服的權利。

目前中國校服行業出了哪些問題,如何解決?

0

中國服裝協會常務副會長楊金純表示,校服作為我國服裝行業近年來發展較為迅猛的細分領域,在產業升級和市場反饋上均有較為亮眼的表現,但對比國際市場與其他細分領域,仍處在較低的發展水平。

“校服生產行業應擺脫過去分散、低質的發展模式。”楊金純說,“從行業角度要加大產業研究力度,引導相關企業重視質量提升和技術創新,推動行業向品牌化、規模化、精細化的高質量發展模式轉型升級。”

中國校服產業研究中心執行主任王方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表示,目前市場主流供應的校服仍存在款式單一、品質不足、出貨分散等問題,有的地方還存在地方保護。他認為,解決劣質校服、丑校服等問題,需要主管部門釋放更多市場機會,推動校服行業市場化變革。

據中新網報道,中國校服產業研究中心是由中國服裝協會發起的國內首個校服產業專業研究機構,今年3月12日揭牌成立。王方透露,4月,研究中心將擬定今年全國的調研的框架,首份《中國校服產業年度調研報告》或將于2020年初完成并對外發布。

[對話]

澎湃新聞:今年兩會上,民革中央關于改進校服美感與舒適度的提案引起了關注, “劣質校服”和“丑校服”被吐槽。中國的校服行業存在哪些問題?

王方:首先,當前我國校服行業的基礎比較薄弱,且有高度分散化的趨勢。目前多數生產傳統校服的企業是作坊式的小工廠,技術上,他們只會做低價的口袋運動服,沒有生產西裝、襯衫、裙子等高品質校服的能力。

第二,中國校服市場仍存在 “地方保護”。有的地方自己的校服企業,在各自范圍內形成了一個獨立封閉的市場,這導致校服企業在地方的壟斷格局。

另外,還有地方對校服行業限價,限制價格的同時也就限制了這個行業的品質。價格是否合理是相對的,我覺得還是要交給市場來平衡,要相信消費者的判斷。

還有一個現實情況是,目前中國的多數學校還不具備專業的采購能力。如今在校服選擇上,越來越多的學校請家長和學生參與到決策中來,對采購的要求就更高了。出現多維度決策后,眾口難調,決策過程更復雜,最后很可能通過招標買到了最廉價的產品,卻難買到真正適合的。

澎湃新聞:針對這些問題,校服行業需要有哪些轉變?

王方:我認為,只有通過市場化的路徑,一步步來解決。比如推動家委會和學生參與到決策中來,這一定是必要的,但也必須給予一定的時間來摸索出一個能夠有效協同的機制,這個市場才能真正變好。當采購校服者學會怎么去購買優質產品后,優質產品才會更多涌現,否則就容易出現劣幣驅逐良幣。

目前我們也感受到,學生和家長對傳統校服的不滿已經達到一個臨界值,整個市場也在倒逼行業做出改變。例如,上海、武漢等城市已經出現了轉變,壟斷、高度分散化的格局被打破了。上海最早在校服行業完成了市場化,在如今上海的校服市場里,包含了全國各地的校服企業,打破了壟斷和地域化。武漢是教育主管部門最早把校服采購權交給家委會的城市。

對于行業來說,我們也要積極去推動市場化變革,下一步改革的重點,希望教育主管部門能釋放更多的市場機會,讓更多優秀的服裝企業愿意進入校服市場,在激烈競爭中優秀的產品自然會越來越多地出現。

澎湃新聞:目前中國校服行業的規模如何?

王方:據教育部相關統計公告顯示,2017年我國中小學在校學生人數約1.85億,校服每年的需求量約6-7億套,貨值超過700億元。業界預計,到2025年國內校服市場規模有望達到1500-2000億元。

對比來看,中國的校服市場巨大,不少國外頂級品牌也開始想進入中國校服行業。與此同時,校服行業尋求突破的張力達到了臨界點,一些國內傳統的服裝企業都進入到校服行業了,現在市場上也有高品質的校服,只是比例還占少數。

澎湃新聞:中國校服產業研究中心的主要功能是什么?

王方:研究中心由中國服裝協會牽頭,委托行業內領軍企業來具體做研究工作,包括整合行業資源、高校科研力量、各個校服企業客戶端資源,通過市場調查、科研突破,去填補目前中國整個校服行業里面料、設計、可再生等技術研究以及一些基礎數據的空白。比如,現在整個行業沒有基礎的經濟數據,實際體量到底多大?行業里到底有多少企業?達到一定規模以上的企業占多少?地域分布如何?城市和鄉村中小學校服有怎樣的差異?到底是運動校服一統天下,還是制式校服已成規模?這些校服市場的現狀其實是不清楚的。整個行業以前都被大家忽視,我們想通過這個產業研究中心對全國整個校服產業做個摸底,搞清楚問題到底在哪里,這樣才能夠聯合企業、相關政府部門、高校相關研究組織一起找到解決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