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科學家!厲害了,這位清華姑娘!

據 @清華大學消息,11 月 23 日,《科學》雜志和 SciLifeLab 頒發的 2018 年度青年科學家獎(Science & SciLifeLab Prize for Young Scientists)揭曉,清華大學博士后萬蕊雪因其在剪接體三維結構及 RNA 剪接方面的研究成果,當選為細胞及分子生物學類別的勝出者。

這是在中國本土攻讀博士學位的研究人員首獲該獎。

Science & SciLifeLab Prize for Young Scientists 是一項全球范圍的獎項,由 Science/AAAS、SciLifeLab 及 4 所著名高校共同發起。

該獎項每年評選一次,從來自全世界的申報者中遴選出 4 位在各自領域最為出色的青年研究者。

萬蕊雪的獲獎短文 "A key component of gene expression, revealed-High resolution microscopy sheds light on the molecular mechanisms of the spliceosome" 也于 11 月 23 日同步在線發表在《科學》雜志上。

網友點贊:真的女神!

@vivid 熏弟:今年 3 月份我們班主任就和我們放了一個清華大學年度人物頒獎視頻看到了這位小姐姐!當時就覺得真的女神!!!!!

@熊貓文靜又美麗:巾幗不讓須眉,偶像 [ 太開心 ] [ 太開心 ]

@3127wo:想成為這樣的姑娘

@浮燈遠山:她好優秀啊

@阿寫要努力沖吖:需要上熱搜的應該是這種女神

七篇 Science+ 兩篇 Cell!她是非常耀眼的學術新星

據清華大學結構生物學高精尖創新中心(ICSB)官方平臺介紹,這是清華校友第四次獲得該獎 ↓↓↓

本科就讀于清華大學生物科學與技術系 1991 級的時松海和 1996 級的顏寧曾于 2001 年和 2005 年分別因其博士期間的研究獲得該獎的前身 " 青年科學家獎 " ( Young Scientist Award ) 全球大獎和北美地區獎,他們兩位現在都是生命科學領域內的著名教授。而 2013 年第一屆 Science?& SciLifeLab Prize for Young Scientists 中,本科就讀于清華大學生物科學與技術系 2002 級的洪暐哲(現為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助理教授),也因其在斯坦福大學攻讀博士期間的研究獲獎。

萬蕊雪是近兩年來清華大學非常耀眼的學術新星,主要專注于酵母剪接體的三維結構與分子機理研究,以共同第一作者身份發表了相關領域 9 篇研究文章(其中七篇發表于 Science,兩篇發表于 Cell?)。

2016 年,還在清華大學醫學院攻讀博士學位的萬蕊雪曾入選中國科協的 " 未來女科學家計劃 ",成為全國 5 名入選者中唯一的在讀博士研究生。

她也曾獲得清華大學研究生特等獎學金、清華大學 " 學術新秀 "、清華大學學生年度人物、清華大學優秀博士畢業生等獎項。

師從施一公,從一通電話開始

有一次,家里親人患病,萬蕊雪聽說基因工程可能會是未來解決這些疾病的方法,這更加堅定了她學習生物學的決心,希望能夠做一個有用的人。

帶著對生物學「天馬行空的幻想」,萬蕊雪進入中山大學開始本科階段的學習,熱愛的動力支持著她,四年來腳踏實地,最終取得專業成績第一的優異成績。

嬌小的萬蕊雪說話溫柔,笑容甜甜,雖然自稱從小就有一些自卑,但談起自己做科研的初心時卻很堅定。而站在人生拐點需要做出選擇時,她也表現得非常果敢且有主見,重新選擇基礎生物學研究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而后來 " 斗膽 " 給施一公教授寫信的故事更是對她不輕言放棄的最好證明。

那時萬蕊雪讀大三,她了解到施老師的研究方向和實驗室后,很想有機會去清華大學學習,于是她鼓起勇氣給給施老師寫了一封郵件,希望能到施老師的實驗室去做畢業論文研究," 郵件發出去一個星期之后,一直沒有回音,我就想著這事兒可能黃了,但是我還是堅持又發了一封郵件,想著要是再沒有消息就算了。

誰知道那之后有一天突然接到了一個北京打來的電話,打電話的人說:‘我是施一公,我看到你發的郵件了,歡迎你到我們實驗室來。’當時接到這個電話我太興奮了,高興得在家蹦了一天。"

萬蕊雪就這樣懷揣著驚喜和忐忑走進了清華大學施一公老師實驗室,并如愿以償地留了下來攻讀博士。最初,萬蕊雪很擔心自己不夠好,總怕自己犯錯,幸好有非常耐心的師姐周麗君手把手地教她做實驗,而施老師在開組會時,也總是會鼓勵低年級的學生加入課題討論,大膽地發表自己的觀點,她驚訝地發現,在這個人人走路都帶風的繁忙實驗室里,竟然有如此好的氣氛,這讓她緊張的心慢慢得到了放松。

另一方面,她也發現施老師是一個平易近人的人,除了很注重學生的科研技術培養外,還非常看重對博士生邏輯思維的訓練。

在博士二年級的時候,萬蕊雪被施老師委以重任,開始和同學一起向結構生物學領域最難的課題之一剪接體 " 發起進攻 "," 我當時才二年級,不知道是什么讓施老師如此相信我,交給我了這么重要的課題,但這份信任對我有很大的鼓勵,讓我能夠放開膽子去做 "。

萬蕊雪所從事的正是剪接體結構的研究,在施老師的安排下,她承擔起酵母剪接體課題組的剪接體提純的工作,簡單來說,她要打響的是解析酵母剪接體的第一戰:為解析結構提供優質的剪接體樣品。這是非常基礎但又至關重要的工作,然而當時實驗室在這方面還沒有豐富的經驗,一切都需要萬蕊雪自己找到突破點。

盡管她很忐忑,但她那股子不服輸的個性讓她再一次鉚足了勁," 我去讀了很多文獻。想了很多大膽的實驗方向,然后一個一個方向去排除,最后我決定提取內源剪接體,這個方法不算新,但我們實驗室當時沒有人做過。于是我四方打聽,最后找到了北京生命科學研究所的一個實驗室在給內源蛋白加標簽方面有很多經驗,便去跟他們學習技術 "。

之后,她連續幾個星期,往返于清華大學和昌平,到實驗室去學習構建酵母菌株的方法。實驗的步驟很快就學了,但當自己去做的時候,其實每一步都失敗過。面對失敗,萬蕊雪越挫越勇,絕不陷入失敗的情緒,而是不停地去找人咨詢,不停地尋找解決的辦法,每解決一個問題,她都積極地再迎接下一個問題," 我是一個不怕輸的人,遇到瓶頸不會輕言放棄,而且那種每解決一個問題所獲得的滿足感,會促進我繼續去解決下一個問題 "。

在 " 亢奮的 " 狀態下,萬蕊雪終于成功掌握了完美的提取內源剪接體的方法,并成功地提取到剪接體樣品,當在冷凍電鏡下看到清晰的剪接體結構時,她異常激動," 當時沒想到自己第一次提取的樣品品質就很好,第一個酵母剪接體的結構看到后,我們后面做的事情相對來說就水到渠成了 "。

2015 年 8 月 21 日,施一公研究組在《科學》雜志在線同時發表兩篇論文——《3.6 埃的酵母剪接體結構》和《前體信使 RNA 剪接的結構基礎》,這是世界上首次報道剪接體的高分辨率結構,這個研究組的閆創業、杭婧和萬蕊雪三位都非常年輕,而萬蕊雪是其中最小的一個,當時才 24 歲。對于這個研究成果,2009 年諾貝爾生理與醫學獎得主、哈佛大學醫學院教授杰克 · 肖斯德克評價道:" 剪接體是細胞內最后一個被等待解析結構的超大復合體,而這一等待實在已經太久了 "。

有個廣為流傳的故事:收集電鏡數據時,為了保證數據質量和收集效率,課題組幾個同學決定 24 小時輪班,萬蕊雪主動承擔了半夜的工作,每 3 小時僅有 5 分鐘的電鏡相機校正時間可以上洗手間。

故事之外,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其他時候,萬蕊雪每天還是會在實驗室待到晚上,從未把自己的工作當成是負擔。

科研之外最愛吃,憑毅力曾 3 個月減掉 20 斤

每當說到萬蕊雪,可能許多人對她的印象都是學霸,那科研之外的她是什么樣子呢?

" 我超愛吃,不管是什么好像都愛吃 ",說起美食,萬蕊雪像說起科研一樣兩眼放光," 我只要聽說哪里開了什么好吃的店,就很想去嘗一嘗 "。

因為愛吃,萬蕊雪說自己從小就胖,去年 7 月她突然覺得自己太胖了,于是開始努力減肥,定期跑步,管住嘴,她憑著毅力 3 個月就減掉了 20 斤," 減肥以后真的像發現了新大陸 ",說起減肥的成果,萬蕊雪笑得非常開心," 不過,科研之外我還是最愛吃,運動嘛,感覺需要一口氣才能堅持 "。

就像科研一樣,萬蕊雪的減肥大計也經過了各個階段。

" 我沒事就翻翻微博、微信朋友圈,看網上的減肥攻略。雖然也曾對代餐粉、節食減肥動過心,但后來發現還是合理飲食和適當鍛煉比較靠譜。"

她通常選擇出去聚餐而不是逛街," 因為逛街之后很容易會繼續吃 "。

談及 " 未來比較長遠的打算 ",她說," 我還是想一直做科研,剪接體的主要結構雖然都已經被我們捕獲了,但越做發現謎團就越多,所以我現在就是單純地想把剪接體的課題繼續做下去;之后,我想成為 PI 用更多手段從不同側面揭示 RNA 剪接的奧秘,以及探尋這個過程與人類健康的關系 "。